舒远招: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德国古典哲学研究的新进展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UU快3官网_去哪玩UU快3_哪里可以玩UU快3

  内容提要: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哲学界在德国古典哲学研究领域所取得了一系列新的进展。这不仅表现在在德国古典哲学的总体研究方面,出版了《德国古典哲学逻辑程序运行》等一系列有很强理论高度的专著,就是表现在德国古典哲学专人专题研究方面,突然经常出现了某些新的成果。在古典哲学原著的翻译方面,都不 可喜的进展,如《费希特著作选集》的出版,康德三大批判著作的重新翻译和出版等等。

  关键词:德国古典哲学;康德;黑格尔;费希特;谢林;费尔巴哈;新进展

  改革开放以来,德国古典哲学在中国的传播和研究取得了比以往任何就是都更加显著的成就。尽管在改革开放刚开始的一段时间(1000年代初期),学者们研究德国古典哲学的思路仍旧是文革时期研究思路的延续,尽管在1000年代后半期德国古典哲学的研究受到内部管理社会因素(“市场经济”)的某些负面影响,另外现当代某些西方哲学家如胡塞尔、海德格尔、伽达默尔等人引起了亲戚朋友 更大的兴趣,致使德国古典哲学家在某些就是受到亲戚朋友 的冷落,就是,总的来看,改革开放20多年以来的德国古典哲学研究,取得前所未有的新成果。某些 新成果的取得,不仅要归功于学者们的认真的研究,就是首先同中国经济、政治和文化观念的一系列变革直接相关。也就是说,德国古典哲学研究在新时期中国的巨大推进,归根到底是由中国经济体制的变革以及同某些 变革连在同时的社会实践最好的方法、生活最好的方法的变化决定的,同时受中国政治和文化领域所处于的一系列变化的强力刺激和推动。马克思主义哲学观念的变革、当代的新科学技术革命、现当代西方哲学(包括西方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研究的繁荣……所有某些 ,都同德国古典哲学研究的推进交织在同时。

  20多年以来,中国的德国古典哲学研究尽管始终坚持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理论指导,就是,机会中国学者对马克思主义哲学有你这个的理解处于了实质性的变革,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者在经典作家的原著解读和实践运用等方面作了几瓶新的工作,就是势必愿因对作为马克思主义哲学之直接理论来源的德国古典哲学的认识和评价处于相应的重大改变。亲戚朋友 发现,在德国古典哲学研究过程中,意识形态得得话正逐渐淡化,而代之以更客观的学理分析和学术评价。研究者的思路更加开阔,西方现当代哲学家对德国古典哲学的一系列新的研究成果(如卢卡奇对早期黑格尔思想的研究)就是不可以 被中国学者积极地采纳。与此相应,德国古典哲学的研究者不仅试图比以往更客观、更准确地把握德国古典哲学同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内在联系,就是没有 自觉地意识到要把德国古典哲学的研究,推广到研究它对现当代西方哲学的影响、研究现当代西方哲学与马克思主义哲学在继承和发展德国古典哲学时的异同等诸多方面。对康德三大批判著作之外的某些著作(康德的文化哲学、政治哲学、历史哲学、实用人人学 等)的关注,黑格尔早期著作的翻译和研究,没有 相对被忽视的费希特、谢林哲学受到一定程度的重视,康德和黑格尔的现当代意义探讨……所有某些 ,同时标志着新时期中国德国古典哲学研究的新气象。

  20多年来,召开了一系列全国性的乃至国际性的德国古典哲人学 术讨论会,或学术性的纪念会。编辑出版了在国内外学术界影响很大的《德国哲学论文集》或《德国哲学论丛》(张世英主编),以及《论康德黑格尔哲学》(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编,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康德黑格尔研究》(姜丕之、儒信主编,上海人民出版社)、《西方著名哲学家评传》(第6卷,王树人、李凤鸣编,山东人民出版社,1984)等论文集,出版和发表了几瓶的研究专著和论文。

  在这里,亲戚朋友 扼要地叙述新时期德国古典哲学总体研究,康德研究,黑格尔研究,费希特、谢林和费尔巴哈研究几只方面的新成果。

  1.德国古典哲学总体研究的新成果

  在这方面,除了沈真和侯鸿勋合译的《德国古典哲学新论》(古雷加[又译古留加]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3)、涂纪亮翻译的《近代德国资产阶级哲学史纲要》(巴克拉捷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1000)、徐若木翻译的《辩证法史(德国古典哲学)》(奥依则尔曼原著,人民出版社,1982)等著作外,中国学者也撰写了一批学术专著和不少论文。已出版的专著有:冒从虎的《德国古典哲学》(重庆出版社,1984),杨文极、石倬英的《德国古典哲学教程》(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8),罗从志的《德国古典哲学新论》(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8),杨祖陶的《德国古典哲学逻辑程序运行》(武汉大学出版社,1993),王天成的《创造思维理论——德国古典哲学创造思维理论的精华》(吉林教育出版社,1989)等。

  对德国古典哲学的总体研究在以下几只方面具有新意:一是注重以思维和处于的关系大疑问为主导线索对从康德到费尔巴哈的整个德国古典哲学的内在逻辑程序运行的把握,这以杨祖陶的《德国古典哲学逻辑程序运行》一书为代表,另外有尚杰的《德国古典唯心主义哲学发展的逻辑必然性》(《辽宁大人学 报》1989年第5期)等论文;①二是把德国古典哲学的发展置于德国当时更广阔的文化背景下来考察,注意到德国古典哲学家的思想同德国当时的启蒙运动、文学中的“狂飙突进”运动和浪漫主义思潮等等的密切联系,沈真和侯鸿勋翻译的《德国古典哲学新论》集中体现了某些 意图,另外,贺麟等人也注意到黑格尔哲学同歌德、席勒等人思想的密切联系。罗从志的《德国古典哲学新论》则从主体性大疑问入手,对德国古典哲学家的思想重新进行了梳理。②

  2.康德研究的新进展

  首先,翻译了一批康德哲学的原著和国外研究康德的著作。翻译的康德原著主要有:苗力田译的《道德形而上学原理》(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邓晓芒译的《实用人人学 》(重庆出版社,1986)和《自然科学的形而上学基础》(三联书店,1988),何兆武译的《历史理性批判文集》(商务印书馆,1990),韩水法译的《实践理性批判》(商务印书馆,1999),李秋零编译的《康德书信百封》(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韦卓民译的《纯粹理性批判》(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1991)和《自然科学形而上学初步》(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1991),沈叔平译的《法的形而上学原理》(商务印书馆,1991)等。另外,改革出版社编译了《康德文集》(1997)。翻译的国外研究康德的著作主要有:贾泽林等人译的《康德传》(古留加原著,商务印书馆,1981),孙鼎国译的《康德》(瓦·费·阿斯穆斯原著,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尚章孙、罗章龙译的《康德生平》(福尔伦德[弗伦德尔]原著,商务印书馆,1986年重版),《康德的实践哲学》(安培能成原著,于凤梧、王宏文译,福建人民出版社,1984),涂纪亮译的《康德和康德主义》(波波夫原著,人民出版社,1986)等。此外周贵莲、丁冬红编译了《国外康德哲学新论》(求实出版社,1990)。在康德哲学原著的翻译方面,不怎么令人欣喜的是:武汉大学哲学系杨祖陶和邓晓芒教授同时重译了康德的三部批判哲学。目前,《判断力批判》(邓晓芒译,杨祖陶校)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10002年5月第1版),某些两部译作也即将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其次,国内学者出版了几瓶专门研究康德哲学的著作。主要有:李泽厚的《批判哲学的批判——康德哲学述评》(人民出版社,1979),陈元晖的《康德的时光里图片 观》(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李质明的《康德〈导论〉评述》(福建人民出版社,1984),张世英的《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北京大学出版社,1987),杨祖陶、邓晓芒的《纯粹理性批判指要》(湖南教育出版社1996),邓晓芒的《冥河的摆渡者——康德的〈判断力批判〉》(云南人民出版社,1997),谢遐龄的《康德对本体论的扬弃——从宇宙本体论到理性本体论的转折》(湖南教育出版社,1987)和《砍下自然神论头颅的大刀——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云南人民出版社,1989),陈嘉明的《建构与范导——康德哲学的最好的方法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2),张俊芳、冯文华的《康德美学研究》(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4),郑涌的《批判哲学与解释哲学》(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4),张志伟的《康德的道德世界观》(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4),韩水法的《康德物自身学说研究》(台湾商务印书馆,中国民国79年),范进的《康德文化哲学》(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6),谢舜的《神学的人学 化——康德的宗教哲学及其现代影响》(广西人民出版社,1997),戴茂堂的《超越自然主义——康德美学的大疑问学诠释》(武汉大学出版社,1998),齐良骥的《康德的知识学》(商务印书馆,10000)等。从这份书目不可以 看出,20多年对康德的研究虽然重点仍然是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机会说是认识论,但学者们对康德的美学、文化哲学、宗教哲学、最好的方法论等方面已展开专门的研究。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少数学者刚开始尝试从大疑问学或解释学的高度来重新解读康德,机会从文化哲学、道德哲学、最好的方法论的高度重新理解和把握康德的整个哲学体系。还有某些著作(如邓晓芒的《冥河的摆渡者》)试图重新清理康德三大批判的相互关系。此外,某些学者还撰写出版了有一定思想性和理论性的有关康德的传记作品,如韩水法的《康德传》(河北人民出版社,1997)。

  20多年来还发表了几瓶研究康德哲学的论文。某些 论文涉及到康德在西方哲学史上的地位、康德的认识论尤其是范畴演绎和先验逻辑、康德的物自体学说和唯物主义、康德的形而上学理论、康德的伦理学和美学、康德的文化哲学和历史哲学、康德的法哲学和政治哲学、康德的启蒙思想以及同德国启蒙运动的关系、康德哲学的理论渊源以及对后世的影响等诸多方面。其中值得不怎么一提的是,在整个1000年代,学者们对于康德哲学中的主体性和能动性思想,曾给予高度重视。如李泽厚的《康德哲学与建立主体性论纲》等文章曾引起广泛的反响。自90年代以来,学者没有 关注康德对现当代西方哲学的影响,或试图更准确地把握康德哲学的现代意义。

  3.黑格尔研究的新进展

  同康德研究一样,黑格尔研究在新时期的进展,首先体现在黑格尔原著的翻译和国外黑格尔研究著作的翻译方面。翻译的黑格尔原著主要有:贺麟、王玖兴译的《精神大疑问学》(上卷,商务印书馆,1979年第2版,下卷,1979年第1版),梁志学等人译的《自然哲学》(商务印书馆,191000),苗力田编译的《黑格尔通信百封》(上海人民出版社,1981),薛华译的《黑格尔政治著作选》(商务印书馆,1981),薛华译的《黑格尔早期神学著作》(商务印书馆,1981),朱光潜的《美学》(第1卷,商务印书馆,1982年修订;第2卷和第3卷1982年第1版),贺麟主译的《黑格尔早期著作集》(上卷,商务印书馆,1997),宋祖良、程志民译的《费希特与谢林哲学体系的差别》(商务印书馆,1994),魏庆征译的《宗教哲学》(上、中、下三卷,中国社会出版社,1999),长河译的《宗教哲学讲座:导论》(山东大学出版社,1988)等。翻译过来的国外黑格尔研究著作主要有:刘半九、伯幼译的《黑格尔传》(古留加原著,商务印书馆,1978),侯鸿勋、李金山译的《黑格尔哲学》(米·费·奥甫相尼科夫原著,三联书店,1979),张世英译的《青年黑格尔的哲学思想》(菲舍尔原著,吉林人民出版社,1983),廖惠和、宋祖良译的《黑格尔哲学》(司退斯原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9),张翼星译的《黑格尔——有你这个新解说》(沃·考夫曼原著,北京大学出版社,1989),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编译的《国外黑格尔哲学新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2),朱亮、张继武等编译的《国外学者论黑格尔》(南京大学出版社,1986),王树人等人译的《黑格尔哲学新研究》(施泰因克劳斯编,商务印书馆,1990),王树人译的《黑格尔与哲学史——古代、近代的本体论与辩证法》(克劳斯·杜辛原著,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2)等。值得不怎么一提的是,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梁志学研究员重新翻译了黑格尔的《小逻辑》即哲学全书的第一要素,此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10002年12月第1版)。

  其次,黑格尔哲学研究的新进展体现在国内学者撰写、出版的几瓶论著方面。新时期出版的研究黑格尔的著作主要有:薛华的《青年黑格尔对基督教的批判》(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1000)、《自由意识的发展》(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哲学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2459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